作者 主题: 前传某一幕  (阅读 2034 次)

副标题: 夏洛克是个商人,也是制服党

离线 赫森·拉威尔

  • Guard
  • **
  • 帖子数: 152
  • 苹果币: 1
前传某一幕
« 于: 2006-04-20, 周四 23:01:14 »
[20:15] <Dya> ============================================================================
[20:16] <Dya> 眼前是一片无望无光的深沉黑暗,此刻,你所在的这个空间,唯有这片黑暗为伴。
[20:17] <Dya> 但是,和通常相反,这片黑暗是空旷的,仿佛它丝毫也没有限制,只是纯粹地向四周延展。
[20:17] <Dya> 良久,或者,只是过了短短的几秒。
[20:18] <Dya> 你听见了其他的“东西”加入了你和这片黑暗之间。
[20:18] <Dya> 你看不见他们,但是你能听见衣袍的摩擦
[20:18] <Dya> 还有虽然轻微,但在这片寂静深黯中相当清晰的,呼吸的声音。
[20:19] * 夏洛克 集中精神,如果杂念易排除则排除,不易排除则关注。
[20:19] <Dya> 你知道,他们已经来了。
[20:22] <Dya> “不必太紧张,亲爱的。”
[20:23] * 夏洛克 思索这声音是谁
[20:23] <Dya> 一个轻微的意念传进了你的脑海,带着些需安抚的情绪。
[20:23] <Dya> 你并不确定是谁对你使用了传心术,但是从那口气听起来,无疑是一个有着相当地位的开启者,或许,是某个导师吧。
[20:24] <夏洛克> “尊崇您的引导……
[20:24] <Dya> “现在,做好准备。”第二个心灵传讯响了起来,这一次,你感觉到它似乎回荡在所有人的脑海。
[20:25] <Dya> 大约过了10秒,你看见了周围有人的轮廓,黑暗正以缓慢而轻柔的姿态退场。
[20:25] <Dya> 1分钟后,这里便回到光明的掌握之中。
[20:26] <Dya> 你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高高的平台上,在你下方,简直有数里之宽的空间里
[20:27] <Dya> 分散,密布着众多穿着教团斗蓬,掩盖住自己身形的人。
[20:27] <Dya> 在今日之前,你还是他们中的一员。
[20:27] * 夏洛克 看着自己
[20:27] <Dya> 但是,这场仪式会把你送进那些其他在平台上拥有一席之地的行列中去。
[20:28] <Dya> 你会成为导师。
[20:28] <Dya> 如今你已经脱去了原本的马褂,摘下了帽子
[20:29] <Dya> 换上了那身洁白朴素的长袍,标示出你在教团之中的地位。
[20:29] <Dya> “我很愉快地向大家介绍。”
[20:30] <Dya> “今日我们将迎来一名新的导师,他随年轻,但才智卓越,但愿他能够以他的能力为我们作出表率。”
[20:30] <Dya> “启发尚在懵懂之中的黑暗。”
[20:33] * 夏洛克 扫视人群
[20:33] <Dya> 你看见,一个看上去相当年轻的女子对你露出微笑,接着,转向了那些在平台之下的人。不过,你知道她的实际年纪已经远远地超越你了,这个女子就是在教团之中握有最高权利的五名大导师之一,露达比女士。
[20:34] <Dya> 她的传心术功力,想必足够让所有人都收到她的意思。
[20:35] * 夏洛克 微笑点头,然后继续扫视人群
[20:36] <Dya> “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值得欢愉的时代,我们也不在一个值得庆贺的世界上。”这次你真的听见了一个声音,像打雷似地回荡着。
[20:36] <Dya> “但是兄弟们,我希望你们能为夏洛克导师感到愉快,愿变革的意志与他同在。”
[20:37] <夏洛克> “吾必视开启之路为己任!
[20:37] <Dya> “意志与你同在。”
[20:37] <Dya> 你听见一连串祝福的声音响起。
[20:38] <Dya> 所有人都对着你比划着手指,做出内部人员才能明白的,代表尊敬的手势
[20:39] <Dya> 之后,仿佛一开始那样
[20:39] <Dya> 你感觉周围又变得暗了下来
[20:39] <Dya> “坐到这边来吧,夏洛克导师。”
[20:39] * 夏洛克 照做
[20:39] <Dya> 露达比的心灵传讯在你脑海中回响起来。
[20:40] <Dya> 你看见一束微光,投射到一个座位上。
[20:40] * 夏洛克 走向那个位置
[20:40] <Dya> 当你坐上去之后,光就消失了。
[20:40] <Dya> 终于,黑暗重新包裹住了你的身体。
[20:41] <Dya> 那些人所待着的声音,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20:41] <Dya> 一切重回寂静。
[20:41] <Dya> “该带我们的弟兄去议会室了。”一个友好,轻缓的声音响了起来。
[20:42] <Dya> 你突然感觉到周围的黑暗中似乎突然发生了一阵扭曲,接着,下一瞬间,当周围逐渐亮起来的时候
[20:43] <Dya> 你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之前宽敞的惊人的地下广场,而在一间豪爽舒适的大厅里
[20:43] <Dya> 你之前明明坐在普通的石椅上,现在身下已经是舒适的软垫
[20:44] <Dya> 在你手边摆着滋味香醇的暖酒,空气之中也回荡着清新的香气
[20:45] <Dya> 你数了数,周围一共坐着27个人
[20:45] <Dya> 也即27名开启者的灵魂人物,除开5名大导师之外,还有21名和你地位相当的导师。
[20:45] <Dya> 不过,你没认得几个就是了。
[20:46] <Dya> “首先”坐在首位的,是一个大约80多岁,须发皆白的男子。
[20:46] <Dya> “敬我们的新成员。”
[20:47] <Dya> “夏洛克弟兄。”
[20:47] * 夏洛克 向各位点头示意
[20:47] <Dya> 你认出这是现在负责领导至高者的年长者,大导师詹姆斯德。
[20:48] <Dya> 在你左右的人纷纷举起酒杯,向你说了几句祝贺的话
[20:48] <Dya> 随着轻微的碰杯声,这片欢愉很快就散去了。
[20:49] <Dya> “开始正式的议题吧。”詹姆斯德放下酒杯
[20:50] <Dya> 你看见几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露出了严肃和认真的表情
[20:50] * 夏洛克 一样严肃
[20:50] <Dya> 一桩桩议题被提了上来
[20:51] <Dya> 有关于削减维持魔人数量的,关于对囚犯处置的,还有外界动向的
[20:51] <Dya> 也有关于精灵情报的,几乎是这个世界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开启者都会予以讨论
[20:51] <Dya> 并且提出适当的对应处置方案
[20:52] <Dya> “我希望得到夏洛克先生的协助。”
[20:52] <夏洛克> “哦?
[20:52] <Dya> 你听见一个有些暗哑的声音说道
[20:53] <Dya> “最近,我们的研究遇到些瓶颈,可能需要从巴托找1,2个魔鬼”
[20:53] <Dya> “您或许能提供一些这方面的参考,听说在位面研究上,您是行家。”
[20:54] <Dya> 你看见一个干瘦矮小的黑发男子看着你,露出一丝笑容
[20:54] <Dya> 你认出他是负责武器开发和防御设备的大导师吉夫
[20:55] <夏洛克> “恩,基本的原理上并没有问题,不过,你需要多魔鬼的魔鬼呢?
[20:56] * 夏洛克 在桌上画着圈,一个比一个大,但画得一个比一个慢
[20:56] <Dya> “当然是越狡猾越好。”这个改进了魔人维生设备,并且还在制造更加危险,泛用生物的男子笑着说,声音嘶哑得好像一条蛇。
[20:56] <夏洛克> “我尽力而为
[20:56] <Dya> “谢谢,弟兄。”
[20:57] <Dya> 他说完之后,看向了正在宣读报告的另外一个大导师
[20:58] <Dya> 你认出那是达哈卡,是一个高大壮实的男子,身着的长袍由众多的触手所构成。
[20:59] <Dya> 他正在读的是关于你们的“最危险囚犯”在囚笼里的表现的报告
[21:00] <Dya> “他强行扩大了那个位面,并且,制造出了自己的王国。”
[21:00] <Dya> 你注意到几个开启者导师面面相觑起来,关于那个囚犯,即使是导师级的你也只知道那是一个泰坦
[21:01] <Dya> 出于研究的目的,数百年前它被你们关在一个位面囚笼中
[21:02] <Dya> “有些我们没看见的生物被他用自己的血肉孕育了出来,这些带有神性的生物果然不好处理。”达哈卡大导师说道:“我建议现在就把他杀死,或者索性把囚笼连他一起切断”
[21:02] <Dya> “让他去我们所不理解的位面里飘吧。”
[21:03] <Dya> 你看见詹姆斯得皱了皱眉:“他可是很有价值的研究对像……好吧,其他人怎么看?”
[21:03] <Dya> “夏洛克先生?”
[21:04] <夏洛克> “这种意料之外的变化,不是反而意味着他更有价值了么?
[21:04] <Dya> 老头子转向了你,问道:“你觉得如何?”
[21:05] <夏洛克> “就这么浪费掉太可惜了
[21:05] <Dya> “不过,他很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安全。”你听见露达比女士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起来:“显然那生物的脑海里,此刻全是对我们复仇的念头。”
[21:06] <Dya> “万一他想到办法逃脱,这可不是好玩的。”
[21:06] <Dya> “您说呢?”
[21:07] <夏洛克> “我对那个所知甚少,所以我也没有想到更具体的想法
[21:07] <Dya> 你看见周围人的目光转向了你
[21:08] <Dya> “那么暂时就先将对这家伙的处置压后吧。”詹姆斯德摊了摊手。
[21:09] <Dya> “至少,现在我们还不用很担心,我会去看看囚笼装置是否牢靠,也许我们需要对他进行一些束缚工作。”
[21:10] <Dya> “好了,那么,本季度的会议到此为止。”大约又过了几个小时,中间除了几次休息外,便是无休止的事务讨论。
[21:10] <Dya> 你浑然不知晓外面的时间流逝,现在是几点。
[21:11] <Dya> 终于,大导师詹姆斯德宣布了散会。
[21:12] <Dya> “不要忘记,法弗瑞特打算像皇家宣战的野心虽然昭然若揭,但是我们哪边都不会站。”
[21:13] <Dya> “就让他们去打吧,我唯愿诸位在自己的领域取得更大的力量。让我们企盼的日子早日到来。”
[21:13] <Dya> 没过多久
[21:14] <Dya> 你就离开了这小小的位面堡垒(所以任何与开启者为敌的人都纳闷它的组织核心究竟在哪里),回到了主物质界。
[21:17] <Dya> 按照个人的意愿,回到了你现在居所所在的至高城。
[21:18] <Dya> 那么,你有什么行动~?
[21:18] <夏洛克> “嗯,得把衣服给换了
[21:18] <Dya> 现在大约是下午4,5点左右
[21:19] * 夏洛克 换好衣服去鱼爸家。
[21:20] * SHARK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依琳
[21:20] * DS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云龙
[21:21] <Dya> 嗯,费尔德·西洛斯的家在任何时候都显得相当热闹。
[21:22] * 砂夜|白化了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李应
[21:22] <Dya> 你走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一列货车开进他家,沉重的负担把拉车的陆行鸟累得够呛。
[21:22] <Dya> 尽是要作为飞空船龙骨原材料的核金。
[21:23] * 云龙 轻快地跟在货车后面
[21:24] * 夏洛克 视线交接
[21:24] <Dya> 你认识的那个来自傲国的云龙正懒洋洋地清点着货车上核金的数量
[21:24] * 云龙 看见夏洛克,抱拳行礼
[21:24] <夏洛克> “哟,西洛斯先生在家么?
[21:24] * 夏洛克 同抱拳
[21:24] <Dya> 这个时候毫无疑问的,费尔德·西洛斯应该还窝在仓库里。
[21:25] <云龙> “今天什么风将夏洛克先生吹来了?费尔德兄正在仓库内。”
[21:25] <夏洛克> “做生意顺路过来
[21:26] <夏洛克> “那么不妨碍你工作了,我去见见菲尔德。告辞
[21:26] <云龙> “请进,我还需盘点一下,随后就来。”
[21:26] * 云龙 一拱手
[21:26] <Dya> “哟!我看见咱们的学者了……”你们看见一边的仓库里,费尔德正扛着个大箱子走出来。
[21:27] <Dya> “今天这是什么风啊。啊,云龙,这些没问题吧?”
[21:27] <夏洛克> “主要还是顺路嘛,也来看看你
[21:27] <Dya> 你们看见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把箱子往地上就这么一放,喘了口气。
[21:28] <云龙> “还可以,详细的我还需要再检查一下。”
[21:28] <Dya> “辛苦你了,今晚留下吃饭吧。”
[21:29] <Dya> “夏洛克也是,咱们可好久没聊过了啊。”
[21:29] <云龙>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21:29] <夏洛克> “你们这已经做到龙骨了嘛
[21:29] <Dya> 费尔德笑着拍了拍你们的肩膀
[21:29] <Dya> “快好啦,估计再搞上四周就搞完了。”
[21:30] <Dya> 他耸了耸肩,扛起了那个箱子:“你要不要先见见依琳?我换身衣服,咱们在书房见吧。”
[21:30] <Dya> “我刚好有件东西想给你看看。”
[21:30] <夏洛克> “好啊,乐意至极
[21:31] <云龙> “你们先行,我随后就到。”
[21:31] * 云龙 拱拱手后再去盘点物资
[21:32] <Dya> 他对你们打了个响指,接着挥挥手,摇摇晃晃地向跑远了,嘴里还喊着:“古达兹!古达兹!把这组工具拿去换了……”
[21:32] <Dya> 嗯,那么夏洛克虽然最近比较少露面
[21:32] <Dya> 但是毫无疑问在这座庭院里还是有相当活动自由的。
[21:33] <Dya> 不过你也注意到这里装备齐备的冒险者或护卫远比你上次来的时候多
[21:33] * 夏洛克 大摇大摆的去书房了……注:专门选可能遭遇朋友女儿的路线
[21:34] <Dya> 其中有不少是费尔德和你都认识的,另一些生脸则无疑是雇来的保镖了。
[21:34] <Dya> 于是你绕了个圈子来到地下室。
[21:35] <Dya> 一进去就可以看见那个巨大的玻璃试管槽
[21:35] <Dya> 还有正替换着安定剂的依琳
[21:35] * 依琳 正在试管槽旁忙碌着
[21:36] * 夏洛克 轻咳一声
[21:36] * 夏洛克 微笑的背着手站着
[21:36] <Dya> 穿着黑色紧身衣的魔人泡在绿色的液体中
[21:36] * 依琳 扭头
[21:37] <Dya> 不过你的脚步声显然事先就惊动了他,可以看见一只眼睛睁了开来,扫了你一眼。
[21:37] <依琳> “哎?夏洛克?”
[21:37] <夏洛克> “哟,依琳
[21:38] <Dya> 依琳今日也和平时在家一样穿着华丽的围裙
[21:38] <夏洛克> 再看着试管打招呼:“还有,哟,李应。
[21:38] <依琳> “父亲这会子在仓库里呢。”
[21:38] <Dya> 束着头发,显然一会儿便要去负责作饭。
[21:38] * 李应 睁开了另只眼睛
[21:38] <夏洛克> “我已经见过了他了,这会儿过来看看你,还有李应
[21:39] * 李应 隔着玻璃壁打量着这件衣服
[21:39] <依琳> “呐,看,他的状态不错吧?”
[21:40] <Dya> 因为更换安定剂的关系
[21:40] <Dya> 短暂的时间里魔人的脑袋浮出了水面
[21:40] * 依琳 自豪的轻抚着罐子
[21:40] <Dya> 似乎可以交谈的样子
[21:40] <夏洛克> “这我可看不出来,不过托他的运气,我可不相信他会有问题
[21:40] <李应> “你成了导师了。”
[21:41] <夏洛克> “嗯?
[21:41] <依琳> “啊?是吗?”
[21:42] <Dya> 对于夏洛克来说,这是你见过编号最久远的魔人了,在他之后的魔人历经数度演变,早就变成自我意识更加薄弱的战斗机器。而今日也通过了一项立案,部分魔人会被改造成单纯的战斗机器。
[21:42] <李应> “…算了,也许这直觉不准。”
[21:42] <夏洛克> “那个,本来想瞒着你们的,我确实成了导师了
[21:43] <依琳> “恭喜了哦~一会儿一起吃饭来庆祝吧?”
[21:43] <Dya> 行动完全由命令者掌握,当然,由于有人担忧这会损失宝贵的判断力,所以还只是个实验方案。
[21:43] <李应> “看来我和开启者还有些联系在。”
[21:43] <依琳> “李应要来么?”
[21:43] <夏洛克> “这很危险吧。
[21:43] * 李应 短暂地思考了一下
[21:44] <李应> “可以接受这个提案。”
[21:44] <依琳> “偶尔出来活动一下嘛,应该不要紧的。”
[21:45] <夏洛克> “恩,既然李应都这么说了
[21:45] * 李应 抬起了手
[21:46] * 依琳 轻触了几个按键,小声念出了激活的口令
[21:46] <Dya> 你们看见安定剂被转到了备用的储备管里
[21:47] <Dya> 试管槽的盖子一下子向上掀开
[21:47] <Dya> 魔人李应也感觉到活力和自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21:47] * 相楽沙耶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土门
[21:47] <依琳> “来,毛巾~”
[21:47] <Dya> 一遇见空气,身上的绿色液体很快地蒸发着。
[21:48] * 李应 一手攀着试管沿一下翻了出来
[21:48] <Dya> 毛巾擦了几下后,肌肉纠结的身体就干燥了。
[21:49] <Dya> 在试管里觉察不到,但是一旦面对面站真
[21:49] <Dya> 近七尺高度的李应还是相当有压迫感
[21:49] * 夏洛克 稍稍仰视
[21:50] <Dya> 那么,你们的行动是~?
[21:50] <依琳> “呣,那么,今晚想吃什么呢?”
[21:50] * 云龙 一直不喜欢下地下室,在上面工作着
[21:51] <夏洛克> “嗯……我忘了,我得去书房呢……你爸一定等急了……
[21:51] * 李应 深呼吸一下
[21:52] * 依琳 喃喃:“唉……又是那艘船的事么……”
[21:52] <夏洛克> “自己人,东西吃随便一点就可以了……我走了……我走了……(越来越远)
[21:52] * 云龙 盘点完毕也去书房了
[21:52] * 李应 视线随开启者出了门
[21:53] * 依琳 对李应:“我们也去看看好了。你也很久没见到父亲了吧?”
[21:53] <Dya> 嗯,费尔德·西洛斯的书房一如你的印象,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怪物品和书籍
[21:54] <Dya> 包括他从十国搜集来的工艺品和伊扎特最新的武器,甚至还有几件精灵乐器挂在墙上
[21:55] * 李应 点了点头
[21:55] * 夏洛克 看看有没有多什么东西
[21:55] <Dya> “啊,来了啊。”云龙和夏洛克进书房的时候,可以看见他似乎在埋头写着什么。
[21:56] <Dya> “麻烦你件事,云龙,我和夏洛克要说些私人话题。”
[21:56] * 依琳 试图跟着溜进去,但又吃了闭门羹……
[21:56] <云龙> “哦,好的,那我到外面去。”
[21:56] <Dya> “别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们。”
[21:56] <Dya> “谢谢。”
[21:56] * 云龙 顺手将依琳推出门去
[21:56] <云龙> “依琳小姐也听到了吧?”
[21:56] * 云龙 关上门
[21:57] <Dya> 费尔德瞥了溜进来后又被带出去的依琳一眼,和夏洛克走进内室。
[21:57] <依琳> “哎哎,你难道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吗?”
[21:57] <夏洛克> “别这样嘛,永远会陪在你身边的只有亲人。
[21:57] <依琳> “算了……我去准备晚餐……”
[21:58] <Dya> “也许我就怕这一点呢……”
[21:58] <Dya> 你听见费尔德咕哝了一声
[21:58] <Dya> “不说这个了,我先给你看一件东西。”
[21:58] * 李应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砂夜|花化了
[21:58] <夏洛克> “嗯?什么东西?
[21:58] * 夏洛克 凑近
[21:59] <Dya> 你看见他走到一面墙壁前,手掌轻推,缓慢地向一边移动。拉出一个暗格。
[22:00] <Dya> 接着就从里面摸出了一把看上去像是匕首一样的东西,不过,你倒是认得出来。不过,这也是你第一次看见古秘之钥。
[22:00] <夏洛克> “一把?
[22:00] <Dya> 费尔德·西洛斯当初将它们奉献给皇室的时候,你还只有20来岁
[22:01] <Dya> 据说这一对源自古代遗迹的神秘物品,被统领法弗瑞特的桑昆家族从国王那里买走
[22:01] <Dya> 然而,如今,其中一件又出现在了你面前。
[22:01] <Dya> “嗯。”
[22:02] <夏洛克> “讲下故事?
[22:02] <Dya> 费尔德没精打彩地叹了口气,坐到你对面
[22:02] * 夏洛克 也找位坐下
[22:03] <Dya> “故事……倒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天晚上我从简妮家里出来,刚准备去点心店买些什么回家,就被几个人绑走了。”
[22:04] <夏洛克> “嗯哼
[22:04] * 夏洛克 翘着眉毛
[22:04] <Dya> “说来也不知道他们是龙之力量哪个分部的,一心以为这玩意儿能唤醒龙族,让他们那些长鳞的祖先回到这世界。嗐,要不是云龙那天过来救命,我已经和一个蹩脚小偷一起被当成贡品咯。”
[22:05] <Dya> “不过,我也见识到了,这玩艺的确有用。想来藏在你们组织内部的那些巨龙遗产,也一样是如此的魔法物品吧。”
[22:05] <夏洛克> “是不是漏了什么……你被抓和……他们唤醒龙族……有什么关系么?
[22:06] <夏洛克> “没有人会找你来当祭品吧
[22:07] <Dya> “这个嘛,他们想逼我告诉他们使用方法。”费尔德耸耸肩:“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有个好漂亮,啊,我是说好厉害的女人,对他人心灵的暗示相当有一手呢。”
[22:07] <Dya> “不过,她一定也没听我随之而来的警告,不懂得正确的仪式步骤,结果只召唤出了残暴的凶灵而已。”
[22:07] <夏洛克> “好了……我全明白了。这个钥匙确实召唤出什么东西了?
[22:08] <Dya> “可怜卡龙达夫伯爵又得换个夫人了。”
[22:08] <Dya> “对,没错。”
[22:08] <夏洛克> “你记得她错误的使用方法么?
[22:09] <Dya> “那是我研究出来的,可能启动的方法”
[22:10] <Dya> “但是,我也完全不知道那样做的后果,那天之前不知道。”
[22:10] <Dya> “然而,这让我很担心。”
[22:10] <Dya> 费尔德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近似恐惧的表情。
[22:10] <夏洛克> “现在打算拿这个怎么办?
[22:11] * 夏洛克 指指钥匙
[22:11] <Dya> “单论魔力,这件物品本身只是个次品,我相信它在你们的仓库里藏了很多。”
[22:11] <Dya> “但是,一旦找到可以被开启的门,古秘钥匙就能唤回巨大的力量。”
[22:12] <夏洛克> “我得说,你对开启者说这个话,基本就等于叫我来抢。
[22:12] <Dya> “我再也不放心把这东西放在别人那里了。”他握住自己的手指:“我正打算把它交给你。”
[22:12] <Dya>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22:13] <夏洛克> “嗯,有话就直说嘛
[22:13] <Dya> “研究完它和那门后面的东西后,你得把它毁了。”
[22:14] <夏洛克> “如果交给组织,我就无法保证了。
[22:14] <Dya> “还有其他的巨龙遗产,也一样,我不管你的导师,或者大导师们愿不愿意,也不管那些学者们怎么说。作为一个亲手把它们从遗迹里挖出来的探险者,我得向你们提出一项警告。”
[22:15] <Dya> “他们比任何东西都危险。”
[22:15] <Dya> “所以我是交给你,夏洛克,而不是你的组织。”
[22:15] <Dya> “此外……”
[22:15] <夏洛克> “嗯?
[22:15] <Dya> 你看见他露出一丝有点阴沉的表情。
[22:16] <Dya> 沉默了几秒。
[22:16] <Dya> “你还记得我在皇家剧院的包厢么。”
[22:17] <夏洛克> “当然
[22:17] <Dya> 接着,调皮的表情在探险家脸上荡漾开了,他笑了笑。
[22:18] <Dya> “记得就好。”
[22:18] <夏洛克> “喂,不要把我的好奇心勾出来,然后只说一半
[22:19] <Dya> “总之,这件东西就交给你了,我的研究笔记你应该也看过,在你搞清楚它背后是什么之前。”他把古秘钥匙推到你面前:“答应我不要把它交给任何人,也不要妄图去打开它所对应的门。”
[22:20] <夏洛克> “你放心,我是开启者里面最不会去冒险的
[22:20] <Dya> “好了,我们该去用餐了,饭桌上我可以和你聊聊那艘船,我想,你可以给点建议,现在我搞不明白侧尾翼能增加多少稳定性了。”
[22:21] <Dya> 他笑了笑把你拉了起来。
[22:21] <Dya> 走了几步后突然转头问道:“你果真知道那个包厢,对吧?”
[22:21] * 夏洛克 将钥匙收了起来
[22:21] <夏洛克> “你再说下去的话……我今晚就把它翻得底朝天
[22:22] <Dya> “哈,我倒是祈祷别那么快”
[22:22] * 夏洛克 表情严肃
[22:22] <夏洛克> “咳,不说这个了……去吃饭吧
[22:23] <Dya> 于是你们两个下到客厅,闷闷不乐的依琳正在端菜,而云龙则在厨房炒饭
[22:23] <Dya> 据他说心法炒出来的蛋会比较好吃,当然,你们有几人相信就不得而知了。
[22:23] <Dya> 总而言之
[22:23] <Dya> 这是你最后一次看见费尔德·西洛斯
[22:24] <Dya> 在他和你反复强调的包厢里
[22:26] <Dya> 你找到一块造型独特的宝石,毫无疑问地被施过魔法。根据你的印象,这种精灵制品会储存一定程度的讯息,但是只有达成某种条件后才会触发。
[22:26] <Dya> 就在一个月后的夜晚
[22:26] <Dya> 毫无先兆地
[22:27] <Dya> 你的抽屉里传来轰然一声巨响,整个爆了开来。
[22:27] <Dya> “嗨,老友,我希望你在。”
[22:27] * 夏洛克 的表情就素-_-
[22:28] <Dya> 穿着浴衣的费尔德一边抓着腋下一边出现在你面前。
[22:28] <Dya> “哦,你果然在。”那虚幻的半透明景象看着你,戴上了眼镜。
[22:28] * 夏洛克 戴着墨镜
[22:29] <夏洛克> “你出事了么?
[22:29] <Dya> “先解释一下,我把一部分灵魂投影在这块记忆石里,当我死亡,魔法就会被触动”
[22:30] <Dya> “不过我也吃不准有没有效,好吧,现在看见你,应该是有效的。”
[22:30] * 夏洛克 坐了下来,掏出纸笔
[22:30] <Dya> 你看见费尔德·西洛斯托了托眼镜:“唉,天才果然难逃早逝的命运,听好了,哦,你果然懂得我的意思”
[22:31] * 砂夜|花化了 现已将其昵称改为 砂夜|灰化了
[22:31] <夏洛克> “你果然是菲尔德
[22:32] <Dya> “来,不要浪费时间。”那幻影笑了笑,拉过张椅子做好:“我那些分散在各个空岛的孩子们就需要你照顾了,请记下他们的家庭住址和名字,按月帮我寄扶养费过去,对了……不要让依琳知道。”
[22:32] * 夏洛克 手抖
[22:33] <Dya> “好吧,只是开个玩笑。”他对你挥挥手:“别介意,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
[22:33] <夏洛克> “这个石头时间的无限的么……
[22:34] <Dya> “这倒不是……还有大约5分钟吧。”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眼客厅的某处:“无论如何,我这可是预录。”
[22:34] <夏洛克> “那就给我抓紧
[22:35] <Dya> “听好了,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可以拜托这件事,虽然……你是个开启者,但是一直以来对我的研究了解最深的也只有你。我倒是想拜托云龙,可惜他连面包和蛋糕的念法都会搞错……”你看见幻影无辜地耸了耸肩
[22:36] <Dya> “我在探险途中,长期以来,一直都觉得,有些遗迹,无论是巨龙的,还是巨人或者精灵的,其中总有某种关连。”
[22:37] * 夏洛克 抄抄抄抄
[22:37] <Dya> “例如总能找到一致的雕塑啦,或者各种古怪的符文似曾相识啦。也就是在这些遗迹里,找到的魔法物品特别地多。”
[22:37] <Dya> “别怀疑,被你们清空的贝叶巨龙遗迹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座,而且根据壁刻和文献研究,我们有理由相信,那是第一座。”
[22:38] <Dya> “见鬼,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么……咳咳,长话短说。”
[22:40] <Dya> 幻影抖动了一下,吸了口气:“总之就是我不知道你们开启者藏了多少古神器但是我在这些年里也发现了一些不过我没有动他们因为那些东西的用途已经相当明确我可不想被哪个疯狂的家伙拿去滥用当然我现在对你也不是完全放心不过没办法了总之我接下来说的你要记好……”
[22:40] <Dya> “呼,我先喝口水”
[22:41] <Dya> 然后你听见费尔得又以极快的语速开始宣讲,报出了几个遗迹所在空岛的位置。
[22:43] <Dya> “无论如何都必须摧毁它们,即使对于你们开启者来说,它也是完全没有用的,这些东西我起名为“复仇遗物”,基本上……呃,见鬼,已经快到时间了吗?”
[22:44] <Dya> “总而言之,我相信人类暂时还没有办法把它们给毁掉,要找精灵!精灵!想个办法……该死。”
[22:44] <Dya> 你看见画面一下子抖动的相当厉害,费尔德的形象也变得歪曲起来。
[22:44] * 夏洛克 默默地站起来,然后说到:“我有句话作为告别:不要以为只有你的想法才能救世界。
[22:45] <Dya> “好了,不管怎么说,我很遗憾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们。”
[22:45] <Dya> “你可以自己……求证……遗迹的……呃……时间……”
[22:45] <Dya> “……再见……”
[22:46] <Dya> 闪烁的幻像最后挣扎着吐出破碎的断语
[22:46] <Dya> 随着宝石的暗淡,碎裂,那你曾经熟悉的影像也彻底消失了。
[22:47] <Dya> 房间里只留下一股焦糊的味道。
[22:47] <夏洛克> “真该死,依琳!
[22:47] * 夏洛克 收起字条,收拾装备,冲出房门
[22:48] <Dya> 嗯,那么你丢下这一房间狼籍
[22:48] <Dya> 冲进了夜色之中
[22:48] * 夏洛克 于是去西洛斯家了
[22:48] <Dya> ==================================================